哈兰德主罚点球。

当曼城球员站在点球面前时,“他们更像是要罚任意球,而不是内心笃定必然会打进的点球”——这是运动心理学家盖尔·尤尔德的观察。

尤尔德在挪威奥斯陆体育学院执教,长年热衷观察点球主罚过程中,不同球员和球队的行为和心理。

曼城在欧冠中,又有球员罚失点球了——这次是马赫勒斯客场对多特蒙德。在尤尔德的观察中,瓜迪奥拉对点球太不重视,导致了曼城点球低能的结果。

马赫雷斯射丢点球。

在一个精细分工日渐深入的足球时代,定位球专职教练层出不穷,连界外球抛掷都有人专门研究,曼城很有必要安排一个点球专职教练。

数据上也支撑尤尔德的观点——最近3个赛季,曼城在欧洲五大联赛所有俱乐部中,于点球一项排列倒数第五:法甲蒙彼利埃点球最差,之后是意甲乌迪内斯,已经从英超降级的诺维奇、法甲的特鲁瓦。

这段时间内,欧洲五大联赛所有俱乐部点球命中率为79%,而在瓜迪奥拉执教这6年多时间,曼城只有69%。

瓜迪奥拉在和多特蒙德赛后都承认:“我执教以来,曼城80个点球罚失了25个,实在太糟糕……”

球星如云,可曼城点球能稳定输出的人,居然没有。俱乐部史上头号射手阿奎罗,点球命中率在瓜迪奥拉麾下只有71%,马赫雷斯也是71%,京多安67%。

德布劳内或许是公认的世界顶级中场,点球78%而已。更可怕的是已经离队的两位:热苏斯50%,斯特林43%……

瓜迪奥拉需要重视点球训练了。

尤尔德认为曼城球员,在点球这一项专业技术上,严重缺乏训练、操作也相对粗疏。

点球是一项专业技术,是足球比赛中相对静止状态下完成的定点射门,“所以在主罚点球的过程中,球员必须进入到训练有素的‘点球状态’——这要求你保持完整严谨的点球操作技术流程,从助跑距离、助跑步幅和步数,到触球射门时采用的脚法技术。”尤尔德说。

而曼城球员的点球操作,在专家眼中,与其说是在罚点球,更像是在罚直接任意球,这当中最典型的就是德布劳内。

如果去比较一下德布劳内罚点球和罚直接任意球的整个动作流程,几乎完全一样——他的整个操作过快,裁判哨响,他会快速助跑然后完成射门。

德布劳内主罚点球和任意球的节奏一样。

德布劳内是任意球大师,然而点球是任意球序列里最特别的一种,绝大多数点球专家,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点球节奏,每一个细节甚至助跑的每一步,都有精细并且长期演练养成的习惯。

去看看莱万多夫斯基、凯恩以及布伦特福德的托尼如何踢点球的,就能发现差别。

凯恩是一个“无视门将”的点球手,他罚点球之前,已经确认自己要打向的球门位置,然后全力施为,不管门将的移动状况。

同时在罚点球过程中,凯恩和莱万一样,都会保持自己的呼吸节奏:两到三次深呼吸。

这在运动心理学家分析中极其重要:深呼吸能让自己的整个神经系统得到更好地控制,因为全场关注的点球时刻,罚点球者心理压力是最大的,一丝细微的心理变化,都可能导致罚球者肢体动作上的改变。

哈兰德解决了曼城的点球难题。

还好曼城现在有了哈兰德。就在对多特蒙德之前一场,哈兰德对布莱顿,罚进了一个非常有个人特色的点球:操作频率极快,放好球之后,前行三步,快速转身然后打门,一气呵成。

哈兰德至今点球成功率93%,可惜的是对多特蒙德点球机会诞生时,他已经被替换下场。

而哈兰德本季在曼城的两个点球,有他自己精心的设计和训练:他会先站在点球点,手持球,等待裁判将周边安排妥当,然后再去操作。

大部分球员会先把球放好,再等待裁判哨声,哈兰德却是要等待一切都平静下来,再进行操作。

这样的压力更大,但这也显然是哈兰德更喜欢和适应的场景环境。他持球的等待,也是一种强大的心理暗示:他在好整以暇,等待你们做好准备。

这是一个超凡进球机器的气场展现,而利物浦的操作则更有团队氛围:他们的点球执行,队友会尽力保护好罚球者,帮助他排除外界的干扰。

萨拉赫去罚球时,亨德森们一定会帮助萨拉赫“清场”,这何尝不也是一种成功的点球策略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此条目发表在卡塔尔世界杯中国有限公司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